新闻网
 首页  大学首页  在线投稿  学院新闻  教学工作  学生工作  文化校园  国际交流  高教视野  校报在线  科研工作  文明建设 
· 梦想可以传承吗?         · 反诈进行时‖民警进校园,共筑“反诈墙”!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校园>>正文
 
   
梦想可以传承吗?
2021-09-14 12:53   审核人:   (点击: )


柳叶青青,春去又来,呼兰河水静静流淌,一排排红砖青瓦下,传来书声朗朗。

当当当……一阵敲门声,“你好,郎老师在家吗?”“你找哪一位郎老师呢?”这样的问答在小小郎群的记忆里,成为生活中的常规对话。因为他的祖父是郎老师,父亲是郎老师,姑姑也是郎老师,以至于弄不明白,家里为什么都是郎老师?时光流转,如今,那个分不清找哪个郎老师的小郎群也成了佳木斯大学音乐学院的老师。一家三代四位教师,真真的教师世家。2021年9月,郎群家庭获批黑龙江省首批教育世家。

也许有人会问,教师职业会遗传吗?不,职业是不会遗传的,但梦想是可以传承的。今天,就让我们听听一家三代的故事吧!

教育世家郎群家庭。郎群是佳木斯大学音乐学院器乐系副主任,祖父郞道蓬是原呼兰师范专科学校副校长,

父亲郎军范是哈尔滨师范大学西语学院教师,姑姑郎林是呼兰区职教中心教师。

爷爷的初心与使命

郎群的祖父郞道蓬,满族正镶黄旗人,属钮钴禄氏,东宫皇太后慈安的宗亲,按现在的话讲,那是妥妥的“皇族”一支。但在郎爷爷看来,官爵、封地,一切都是过眼烟云,唯有书香人家方能传久远。至今,郎群依然会想起,透过炕上的玻璃窗、客厅里那一面墙似的书架,家人们不时驻足阅读的场景。

1946年,郎爷爷参加工作,在黑龙江省委工农干部学校当历史教员。从那时开始,教师这个职业便伴随自己一生,初心不改。

祖父郞道蓬

“解放后,咱东北是全国的老大哥,工农干部都是建设国家的骨干,培养他们成为新的知识分子,提高他们的文化水平适应建设事业的需要,这就是我们的初心和使命。”正是牢记这一使命,从教员到历史教研组组长、工会主席、团委书记、党委组织委员,郎爷爷始终同与师生们同甘共苦,炉灰里烤几个土豆、一壶开水就是一顿饭,教员和学员每天都在认真的教、努力的学,彼此珍惜着一分一秒。

上个世纪70年代,学校更名为呼兰师范学校。彼时,文革刚刚结束,师资缺乏,为人民教育事业培养中小学的师资力量,就成了郎爷爷新的使命。当时没有系统的师范类教材,后来成为呼兰师范专科学校副校长的郎爷爷就组织牵头呼兰师专、哈尔滨师专、齐齐哈尔师专、绥化师专、佳木斯师专来编写师范类教材。不到两年的时间,由郎爷爷主编完成了师范类系列教材,供全省师专使用,并在全国师范类专业进行了推广,至今影响还在。许许多多和郎爷爷一样工作起来雷厉风行、严谨敬业的编委老先生们的音容笑貌,至今还历历在目,想来感怀不已。郎爷爷说:“那时的我们,值了,因为我们完成了党在那个时候交给我们的任务,也算不负使命了。”

80年代,萧红国际研讨会组织人郎道蓬(左一)与中国作协副主席、现当代文学家、诗人艾青先生(右一)在萧红故居正门合影

呼兰河水绵延流远,这里养育了一位享誉世界的女作家萧红。《商市街》《生死场》《呼兰河传》等作品,打破了传统小说单一的叙事模式,创造了一种介于小说、散文和诗之间的边缘文体,并以其独特的超常规语言、自传式叙事方法、非情节化的结构及诗化风格形成了别具一格的“萧红体”小说文体风格。

对于这份来自家乡的文化遗产,如何更好弘扬和传承,则成了郎爷爷的又一个新使命。上个世纪80年代初,在郎爷爷的倡导下,当时的呼兰师专成立了国内第一个关于萧红先生的“萧红文迹研究会”,并先后召开了三届萧红国际研讨会,美国作家葛浩文先生、萧军先生、端木蕻良先生、艾青先生等知名作家纷纷到会,还捐赠了许多萧红先生的文物,研讨会及研究会的学术成果在文学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呼兰河畔,萧红的诗一样文字又一次在家乡的土地上深情飘荡,郎爷爷也在完成一个又一个使命后光荣离休。

爸爸的“舍与得”

与爷爷气质不同,郎爸爸则是一个爱好摄影、书法、油画的文艺青年。用现在的话讲,那也是很潮的人儿!

“为什么好几天都没看见爸爸了?”小的时候,郎群常常问妈妈。

“爸爸出差了。”而妈妈几乎总是这样的回答。

父亲郎林

很多年,“出差”就成了郎爸爸的工作状态。多年后,从奶奶口中才知道,郎爸爸工作之初原本是要到呼兰师专艺术系做一名书法教师,可是当时设备教材科需要一名老师,因为总需要出差在外,所以没有人愿意去。可是,工作总得有人干啊!于是,已是学校领导的郎爷爷找郎爸爸谈了一次,结果,郎爸爸舍弃了艺术系教师的职务,去了设备教材科。就这样,原本一个文艺青年便成了一个“采货郎”。这算一舍吧!

在这里,郎爸爸一干就是近十年,几乎把全国各地跑了个遍。为了节省出差经费,无论多远的路,都尽可能地买火车硬座票,住最便宜的小旅社,与家人聚少离多。尽管如此,但郎爸爸却从没有怨言。

后来,计划经济结束,工作不需要那么频繁地出差了。郎爸爸心想:这回我总该可以回艺术系,安心从事我的书法教学了吧?可是,郎爷爷得知后,又找到郎爸爸谈了一次。这次,郎爸爸的确回到了教学一线,不过并没有回到艺术系,而是外语系的实验室。原来,为了提高师生口语水平,学校引进了一批听音与电台设备,急需懂设备的技术人员。郎爸爸从事设备工作多年,懂技术,自然成为最合适的人选。于是,郎爸爸再次与自己喜欢的岗位失之交臂,一干又是十多年。

设备使用率高必然会出现故障,找厂家维修不仅需要高额的维修费用,时间也是个问题。为了维护设备正常运转,郎爸爸便利用业余时间学习设备维修,并成了这方面的专家,为学校节省了经费。

郎爸爸维修设备

2001年,已知天命的爸爸又投身于新岗位——哈尔滨师范大学西语学院办公室,直至退休。由于热心助人、关爱学生、工作严谨务实,郎爸爸由此在同事中也获得了一个响亮的雅号“郎大哥”。

从青丝到白发,郎爸爸一舍再舍,始终未能从事自己心爱的事业,问他亏吗?一口小酒下肚,郎爸爸自有体悟:“不亏。你爷爷是校长,不能让老爷子工作为难,别人都看着呢。虽说舍去了一些东西,但你得到的却是你意想不到的惊喜!这就叫有舍有得吧!”

名与利、舍与得,郎爸爸看的是这样通透,而这背后却是作为师者的那份担当与坦荡。

小郎老师的家传与梦想

延续萧红笔下呼兰河的文脉,在爷爷和爸爸的故事与家传中长大的郎群,从哈尔滨师范大学毕业后,也毫不例外地选择了教师职业,2003年来到佳木斯大学音乐学院,成为一名器乐教师。

初为师者,如何为之?“干工作不要总想能得到什么,而是要想党给了我什么?”“君子无德怨自修,当老师就要有老师的操守。”爷爷和爸爸的叮咛时常萦绕于耳。

小郎老师上长号课

正是在这种家传,小郎老师精研业务,迅速提升,如今已是音乐学院器乐系副主任、器乐演奏艺术方向学术带头人、硕士研究生导师,同时还是黑龙江省“极光”低音铜管乐团创始人、TromboneWorld®长号艺术家、中国管弦网签约艺术家、中国HOOTERSMAE®乐器代言人。

此外,还兼任中国低音铜管专业委员会理事委员、黑龙江省音协会员、黑龙江省管乐专业委员会理事委员、慕克杯亚洲国际管乐比赛评委会专家、历届中国国际低音铜管艺术节驻营专家评委、中国管弦网黑龙江地区执行总监、黑龙江省“东极”交响乐团音乐总监等等。每每有大型演出,总能看见小郎老师或演奏、或执导的身影。为提高自身水平,与“抠门”的郎爸爸极为相像,为节省学院经费,小郎老师总是利用自身的影响引入品牌赞助参加学术交流。

作为长号教师,小郎老师带学生严格有加,丝毫不能马虎,只要他认为对学生有利的事情,就坚持做下去。严格之外更是一纷纷浓浓的关爱,为解决学生专业实践问题,他积极联系地方搭建实践共建基地,80%的学生通过他的推荐顺利就业。工作之中更是以大局为重,遇事从不叫苦推脱。学院的军乐团换了学生一届又一届,他一带就是10多年,起早贪晚领着训练,在校内外大型活动上频频露场,屡现精彩。

对于这份额外工作,小郎老师自有道理:累是一定的了,但作为器乐的学生,舞台实践和社会实践是必须要有的,只要对学生有利,这都不算事儿!

小郎老师在辅导学生

承继爷爷的初心和使命,懂得了爸爸的舍与得,原本也有机会可以去更好的地方,但对这份事业的热爱与对佳大的眷恋,小郎老师始终坚守在这里。因为,那是一个梦想:就是做一个像爷爷和爸爸那样、国家需要和人民满意的好老师!

……

时光流转,呼兰河边柳木绿了又黄,黄了又绿。一代又一代的教育梦想在这里传承。

建党百年华诞之时,电话里,郎爷爷忽然问起小郎老师:“建党百年,你们演出了吗?唱没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呀?”

“唱了啊,对了,爷爷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呀?”

“那首歌嘛,我年轻时解放前参加工作就喜欢这首歌,他写的质朴、朗朗上口,从年轻到年老,一直唱到了现在。没有党,哪有我们的今天啊!”

“好了,不说了。不服老不行呀,坐不住啦,我去躺一会儿。”93岁高龄的爷爷已经有些累了。可小郎老师的耳畔仿佛萦绕着那首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共产党辛劳为民族……”

“爸爸,我是老师,要给你上课了”,恍惚间,四岁的女儿在叫小郎老师。


在我们的身边还有多少几代从事教育的家庭:


生命科学学院穆丹家庭。外祖父伊志芳,北华大学教师。母亲伊冰洁,吉林农业科技学院教师。穆丹,佳木斯大学生命科学院教师。

外国语学院李世平家庭。父亲李愚,佳木斯工学院教师。母亲陈玉凤,原佳木斯联合中学教师,佳木斯工学院教师。大女儿李世兰,福州教育学院教研员。二儿子李世东,美国宾夕法尼亚州temple大学终身教授,博导。三女儿李世秀,哈尔滨第十九中学教师。李世平,佳木斯大学外国语学院教师。

机械工程学院孙日新家庭。父亲孙予军 ,1930年生人,“九三”前参加工作的老革命,曾参加抗美援朝。佳木斯工学院材料工程系书记、宣传部部长。儿子孙日新,佳木斯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实验中心实验教师。

机械工程学院李大为家庭。父亲李法鑫,佳木斯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力学教授。儿子李大为,机械工程学院实验中心实验教师。

生命科学学院申健、刘德江家庭。父亲申晓峰,吉林省辉南县辉发城镇中学教师。儿子申彪,吉林省辉南县楼街中学教师。女儿申健,女婿刘德江,佳木斯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师。

生命科学学院周清波家庭。父亲周顺生,绥化市永安中学教师。女儿周晓杰,绥化市第五中学教师。儿子周清波,佳木斯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师。

音乐学院高畅家庭。父亲高俊岭,漳州职业技术学院三级教授。母亲张秀伟, 漳州职业技术学院高级工程师。女儿高畅,佳木斯大学音乐学院教师。

建筑工程学院刘馨阳家庭。母亲李春玲,鹤岗第一中学教师,多次被评为校级优秀班主任、优秀教师,市优秀教师。女儿刘馨阳,佳木斯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教师。


(融媒体中心稿)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佳木斯大学宣传部
地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学府街258号
电话:0454-8618884 邮政编码: 154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