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首页  大学首页  在线投稿  学院新闻  教学工作  学生工作  文化校园  国际交流  高教视野  校报在线  科研工作  文明建设 
· 点亮万家灯火 光明温暖人生——电力一线工人张黎明         · 我校举办2016年“反腐倡廉大讲堂”   
当前位置: 首页>>文明建设>>正文
 
   
世间最美的风景:帮助他人 快乐自己 ——我校退休老教师韩兴标义务理发50年2万人次
2013-04-17 09:20   审核人:   (点击: )

    尽管已是初春时节,但依旧寒意料峭,走进佳木斯大学第三活动室,春之神却已提前踏至,一盆盆已经盛开、还有含苞欲放的各色鲜花整齐摆放在窗沿;雪白的墙壁上挂满了老干部和老教师为庆祝“党的生日”而精心绘制和创作的书画作品;一侧的麻将室、桌球室内,老人们正将悠闲慢慢地挥洒;最热闹的是大厅中央,几位老人说说笑笑地围坐在一旁,中间是一位老人在为另一位长者理发。老人满头银发,神情专注,一边理发、一边不时地与一旁等候的老人问候、聊天。这位理发的老人叫韩兴标,老干部们都亲切地叫他“老韩、韩老师”,就是这位老人,从学会理发的那时起,义务理发了50年,2万人次。

韩兴标为退休老同志理发

   走到哪里,理发到哪里,奉献在哪里

    韩兴标,1961年从佳木斯工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直至2002年光荣退休。大半个人生岁月里,从他学会理发的第一天起,理发成了他的“第二职业”,义务为他人理发便成为他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     

    谈起第一次理发,韩兴标说,那纯粹是个偶然。一九六二年九月的一天,姐姐家的推子不慎摔坏,韩兴标请人焊好,砂轮打磨后正在细细研磨,被本校的老师刘世英发现了,刘老师要理发,韩兴标说我不会,刘老师坚决要理,结果理出个大寨式——层层梯田,一点也不平展。虽说理的不怎么样,可刘老师依然很感激。韩兴标心想,自己一点点笨拙的手艺,尚能为别人做些事情,如果技术好一点,岂不是更好?说是偶然,其实也是必然,在那个人人讲奉献的年代,正是韩兴标的那副古道热肠、还有那颗甘于无私奉献的红心,让他从那时起,就与理发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此,他不仅为本校师生义务理发,走到哪,他都要带上心爱的推子,为需要的人义务理发。

    而韩兴标也从没有忘记那个他为别人第一次理发的刘老师,从一九九八年开始,每月登门为刘老师理一次发,整整坚持了十二年,直至刘老师去世,从未间断。

    一九六六年,韩兴标被派到郊区永安公社兴隆大队参加“四清”运动,刚进村,工作组指导员付其玉说:“小韩,帮我理个平头。”理完照镜子一看,直晃脑袋,说:“干脆都推光了。”待进村动员会上,老付一脱帽,全场哄堂大笑。会后,老付玩笑说:“小韩,你可出了我的洋相了。”为这,韩兴标确实懊恼了一阵。

    为了方便联系群众,也为提高技术,半年里,他利用会前会后、农闲时节,为农民朋友免费理发。总结了上次理发的不成功教训,从那以后,每次理发,他都要先看,再琢磨,而后动手,理后反复修剪,多少回合下来,技术有了长足地提高。在那个缺衣少吃的年代,农民朋友不花一分钱就享受到理发服务,打心眼里感激这个城里的小韩老师,特别是坚持登门为村里病卧在床多年的姜大爷理发,老人家更是感动不已。

    一九七六年,韩兴标带领学生到汤原农机修造厂开门办学一学期,除了承揽下为四十多名男性师生理发外,还经常为工厂的师傅理发。一位木匠师傅为了表示感谢,用上好的红松板为韩兴标做了一个精美的理发工具箱,韩兴标把这作为珍藏,三十多来年一直使用。

韩兴标使用多年的理发工具

    一九七八年,被派到西藏自治区农机校任教的韩兴标,在历时一年半的时间里,除了为其他十一位教师理发外,还义务为学校教工理发。学生因为当地理发需凭票证、理发样式陈旧,便也三、五结队找他理发。“格拉(老师)咕及咕及(求求你),帮我们理发。”理完后更是很有礼貌地说:“土及其(谢谢)格拉”。这夹杂着藏语和生疏汉语的问候,似乎至今犹在耳畔,而每每与此,他也会热情地回到:土其敏都(不谢),欢迎再来。这期间,韩兴标为藏族师生理发一千余人次。

    去儿子家探亲,他也要带上工具,为同行的路人、为旅店的旅客、为当地的京族兄弟们理发。

    在学校,家里、教研室、社区广场,业余时间里都有他为师生理发的身影。

    ……

黑龙江电视台《新闻夜航》寻找“龙江好人”栏目组采访韩兴标

    为老伙伴们服务是我最大的快乐

    二00二年,韩兴标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人虽说退休了,可理发的行当却没有退出来,而且更加忙碌了。每天,韩兴标都会早早地来到学校离退休活动室,一待就是一天,碰到需要理发的,随时就可以理。在活动室,大部分男同志都找过韩兴标理发,而且每个人不只是一、两次,而是常年在这里理发。每次理发,特别是夏天,或是春节前,韩兴标都要叫上老张、老李、老郝,通常是一理就是十来个。

   “在这里理发,主要是方便,而且理的也好,像我们这些老年人,腿脚不灵便,去外边理次发要走很远,子女不放心,还得陪着去,十多年了,我一直都让韩老师给我理”。谈起韩兴标,今年已是85岁高龄的秦朝臣老人真切地说。

    十多年为老干部、老教师理发的经历,也让韩兴标深深熟谙每个人的发型特点、乃至脾气秉性,每次理发,不用人交代和嘱咐,就知道该理什么样的发式,哪些人性子急,需要快些理,哪些人生来爱美,需要分外精雕细琢。理发后,老人们也不用照镜子,不是年纪大不在意,而是多少年了,他们相信他。熟练精湛的技艺,也让很多一直在形象上都很’讲究”的老同志慕名而来。唐传勋老师就是其中一个,平时都是在理发店理、洗、染一票到底,几年前,也相中了他的手艺,来找他理发。

    “韩老师人特别随和,有时头发长了,怕他累着,不好意思叫他再给理,他就主动喊我们,现在专门为老年人理发的店也不多,在这儿理发,不仅是方便,更是贴心自在。”退休老教师刘殿义的一席话道出了老人们对韩兴标的感激。

    这其中,韩兴标所给予这些老伙伴们的,不仅仅是理发,更是一份心贴心的沟通与关怀。每次理发,他都会将理发的盖布从上至下仔细铺好,将领口处紧紧扎住,防止头发碎渣进入。理后,总是用细刷细心擦拭掉散落在脸上的每一根头发。有的老人说,用刷子擦不净,他就改用细海绵。夏天室内闷热,他就把理发的家什搬到室外,给老伙伴们凉凉快快地理个发。离退休老同志年事已高、行动不便,有的还卧病在床,他就登门为他们理发。申老师有病卧床、郝老师刚出院,韩兴标记着上次理发的日子,到了该理发的时候,主动找上门来给他们理发,感动地老人家说:老韩,你可真行,这个时候,你还想着我。李长春、任国祥两位老同志行动不便,韩兴标每年春节都要提前打电话,到家里为他们理发。

    几句寒暄,几句家常,回忆回忆过往,评说评说现在,一切都在看似不经意的说说笑笑中进行,韩兴标在为他们理发的同时,带去更多的则是对久居家中、处于病恹的老伙伴们莫大的精神慰藉。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退休十年,韩兴标主动为离退休同志义务理发六千余人次。

    除了为老伙伴们理发,韩兴标还是老干部中的活跃分子,每天早晨6:30,他都会准时来到活动室,给活动室开门,帮助工作人员打扫卫生、侍弄花草。冬天,每逢下雪,担心路滑老人行走不便,他都要带上工具清扫活动室门前的积雪。每次老干部举办联欢会、棋类比赛、书画展,他总是忙前忙后,当裁判、做“小工”,抢着做这做那。退休以来,韩兴标连续十年被学校评为“五老”积极分子、优秀共产党员。

    说起这些,韩兴标经常会一脸自豪、自得其乐,但更多的还是一份谦和与平静,他常说,能为老伙伴们理理发是我最大的快乐。

 

《新闻夜航》主持人修琳采访正在去往老年公寓的韩兴标

    年纪最大,坚持最长的志愿者

    二00八年春节,由《三江晚报》发起,组织志愿者为农垦老年公寓老年人义务理发。当时已是67岁的韩兴标也参加了志愿服务,是年龄最大的志愿者。从那以后,他便与农垦老年公寓结下了不解之缘,每月初都去那里义务理发一次。

    如果说在家门口为老干部们理发尚是“举手之劳”,那么,对于一个七旬老人,每次去农垦老年公寓老人理发确是有点“跋山涉水”了。从学校家属楼到农垦老年公寓,十多里的路程,需要换乘两路公共汽车。从学校出来等车,再到中途换车,由于地处城市边缘,车次稀少,每次候车都要等上10至15分钟,下车还要走上10分钟左右,前前后后需要40多分钟才能抵达,而来回就需要近2个小时。寒来暑往,风雨霜露,没有什么能阻挡住这位七旬老人的步伐,即使是老伴有病住院,他依然抽出身来为这些老人理发。五年多,当老年公寓的志愿者换了一批又一批,而韩兴标一直这样坚持着。

    老年公寓住着一些五保户,还有聋、哑、身体残疾、智障老人。每次,韩兴标到老年公寓,更多地是为这样的老人理发。在他看来,他们无儿无女,又身有残疾和智障,更需要人关心和帮助。可为他们理发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聋、哑、身体残疾的老人还好说一些,而那些患有智障的老人就不那么配合了,头发长了不知道要理发,也不知道洗澡换衣服,身上满是刺鼻的骚臭味,有的甚至傻到蹲在马桶上大便。想想就知道,给这些人理发该有多难!每次,韩兴标和工作人员都要像哄小孩似地好言相劝,让他们坐定凳子,理发的时候就更要格外小心了,生怕推子碰伤了他们。尽管如此,韩兴标一点也不在意,依旧笑容满面,耐心地为他们打理着头发。

    这样的场景,韩兴标不知要经历多少次。一个上午,韩兴标通常要连续理发20至40个,最多的一天连续理50多个,常常累的他腰酸腿沉,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五年来,韩兴标为这些老人们义务理发3000多人次。

    时间久了,韩兴标与这些老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他把这些老人当朋友,而老人们更把他看作至亲。每当韩兴标来到老年公寓,老人们就像见到亲人一样,总会高兴地围上来,又是给你让座,又是让你喝水,聋哑人则更是手舞足蹈,理发后还舍不得让他走。老人们虽然不会说什么,但看得出,他们对韩兴标多么地依赖和信任啊!

    公寓的范主任几次想留他吃过饭再走,可韩兴标不答应,他说吃了饭就是有偿服务了,他坚守为自己订下的规矩,几次都婉拒了。范主任逢人便说:韩老师这人心好、善良,不嫌弃这些孤寡老人,坚持为他们长年义务理发,是个好人。

 

韩兴标正在为老年公寓老人理发,一旁是静静等候的老人

   后记:

    50年的风云更迭,50年的执着坚守。韩兴标用自己的默默付出,演绎了一个平凡人不平凡的人生旅程。

    从身边的同事与学生、退休的老干部,到老年公寓里的孤残老人;以至从身旁走过的附属中、小学的孩子,到广场晒太阳的老人,只要他看见头发长了,都会主动上前,问问需要不需要理发。不知有多少熟悉和陌生的人多少次在他这里理过发,他从不需要知道被理发人的姓名,只想尽一点自己所能来帮助别人。

    从最初理发时的不成熟的“层层梯田”,到现在的理一次发平均需要5分钟,不用理发的人说,就能理出让人满意的发型,以至改革开放后,还学会为爱美的女士烫发,先后用过的5个手动推子和3个电推子,这一切不知凝结了他多少辛劳与付出。

    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理一次发三毛钱,到现在的十元钱,理发的价格翻了又翻,但他仍然坚守着不收钱、不收礼的信条。一位老人在理发后,悄悄地将十元钱塞到工具箱里,他发现后,追了上去硬是把钱退了回去,因为他总是说这是举手之劳,他更看重的是人情冷暖、情义无价。

    当奉献、责任、担当再次唤醒世风的沉沦,当“最美”成为当下人们心灵深处最热切的道义祈盼,我们追求什么、我们应该给予这个社会什么、什么才是“最美”?韩兴标用他几十年不求回报、不肆宣扬、看似平凡实则伟大的无私付出,响亮地回答了世人。人世间美景万万千千,而唯有这一种才是世间最美的风景。

    当结束采访时,我们所深深不解并一直困惑的是:究竟是什么支撑他五十年如一日为他人义务理发。他淡淡地说:没有什么过多想法,只是很愿意尽自己所能帮人做点什么,帮助别人,快乐自己吧!他说,家属的支持、还有同事与许许多多素不相识的人对他的信任,让他常常心生暖意,让他久久坚持。

    当问道年纪这样大了,还能坚持多久?他不假思索的说:只要身体允许,我一直坚持下去,直到自己不能动的那一天。

    他还说,他已和子女商量,待百年之后,他要将遗体捐献给学校供医学研究之用,把生命的最后一点温度留给这个世界……

 

 (宣传部 井军伟)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佳木斯大学宣传统战部
地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学府街258号
电话:0454-8618884 邮政编码: 154007